徐志成
湖南省/益阳市
5650
访问量
喜欢摄影,尤其喜好纪实摄影。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湖漂一簇
29
湖漂一簇
——洞庭湖秋季捕鱼的人
摄影/文 徐志成
他们是来自不同地方的洞庭湖秋季捕鱼人。这些职业渔民在当地取得了捕捞证,每年有一半的时间会漂浮在洞庭湖里,这段时间的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,以打鱼为生渔民。
今年洞庭湖禁渔期比往年延长了10天时间,禁渔期结束后,四哥、三哥两夫妇驾船从西洞庭来到东洞庭,开始了为期大半年的湖漂生活。
四哥夫妇,沅江赤山岛沙湾人,与常德汉寿的孙老倌夫妇的船拴在一起,组成的临时住所。三哥是四哥的老兄,三哥夫妇与来自沅江漉湖的王炳良夫妇的船拴在一起,还有一个来自邵阳自称是王炳良徒弟的小刘也拴在他们的船一起,组成的临时住所。
晚饭后,四哥深深地吸了一口烟,很是享受地说道:等到天冷了才回家,到那时候,湖里水也浅了,鱼也跑了。
2016-09-23 15:12
0
4
1118
在我们农村,老人寿诞要会请花鼓戏班子,祝寿如果没有请戏班子唱几段戏,老人会觉得很没面子。只是不晓得将来祝寿还会请戏班子么?!
2016-09-08 10:42
0
0
215
小河口的赶集,凑的是一个热闹
——河边上的乡愁
图∕文 徐志成
乡村赶集,赶的是一份情怀,赶的是一份乡愁。
快到知天命之年,记忆明显衰退,昨天发生的事可能记不清楚,但儿时的事,却历历在目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隨我父亲到小河口的河对面的沙头镇赶过集。而今在小河口再次遇到类似的乡村赶集,重新唤醒了我儿时记忆。
乡民逛集市的多只是溜达,看热闹,碰熟人。赶集是乡民相互交流的重要平台,除了买点东西,很多时候都是去碰三朋四友聊聊天,相互打听或者吹吹儿子儿媳在外打工的情况,你家里还有多少人,儿子寄钱回家没有?碰到老友,讲的都是我们都老了,没有之前的干劲了,有的问还在打鱼、种庄稼没有?有的说,很久都没有下湖下地了,闲不住,自己种点小菜呀,花生呀,红薯呀,自己吃方便。亲临现场,恍若回到了儿时,这份热闹并不减当年,小河口至今还选择赶集这个习俗,更多是选择了对赶集的情怀。
从益阳城资江南岸大堤顺水而下,距中心城区约20公里的那个与洞庭湖水域交汇的河口,益阳人一直称它为小河口,这里曾是益阳进入洞庭湖腹地民主垸的最大的渡口码头,小河口对岸就是沙头镇。
小河口赶集是典型的水运码头型墟市。农历逢三是小河口赶集的日子,每月有三场,赶集的人群大多来自周围乡镇的流动商贩和附近的乡民,商品从日用百货到家用小电器,从服装鞋帽到食杂南货,再到床上用品等,品种蛮多。因为这里地处渔业之乡与耕种之乡的结合部,所以集市上益阳特色地方农家水产品和土特产很多。2016年元月2日,我一大早就去拍摄,问集市上那个饮食摊炸金鼓砣的乖堂客姐,她说:干鱼仔、虾嫩子、盐菜子、插菜子、干萝卜、扑辣椒、豆壳子、红薯片子,啯里么子都有,帅哥,你要么子?
我要的就是这个久违的吆喝乡愁。
2016-01-26 11:00
2
0
296
随着资阳大桥(原名沙头资江大桥)2014年7月1日的通车,原来的沙头汽车轮渡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摆了几十年的轮渡正式停摆了,它见证了小河口无桥的历史,也勾起了数代人的回忆。
曾经那些南来北往的匆匆渡客们是否还记得,逢年过节停泊在渡口堤坡上等候过渡的长长车队、为了过渡费讨价还价、爱车被渡船的跳板过高刮坏了底盘、为了赶时间不停的催促渡船工作人员,还有那些新郎新娘被渡船工作人员笑过囍糖,当然还为抢救病人开过的特渡,这些渡来渡去的恩恩怨怨,现在都已成了过去记忆。
记得我第一次过轮渡是1997年,那时候到四面环水的民主垸里去必须过轮渡,那年开婚车去垸内接亲,在渡口堤坡上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,那时候的汽车没有现在这么多,平时都是按点摆渡,遇到逢年过节特殊时段就两条渡船同时摆,这边的渡过去,对面的同时渡过来。
自从甘溪港大桥通车后,很多的车辆情愿绕道,也不愿来过轮渡,原因很简单,费时不说,不但小车上渡船很麻烦,还要交过渡费,导致过渡的车辆越越少,摆渡就不那么按时了。2013年9月的一天,在渡船上,工作人员仍然兢兢业业的疏导着车辆,按章收取着过渡费。那收费女的却对我们特别不友好,究其原因,原来是一大清早一伙去垸里钓鱼的喊渡冒应,就打了市长热线电话,投诉他们不按时摆渡,她看我们拿着相机,以为是我们投诉的,张冠李戴的冤枉我们了。资江大桥快要通车,工作人员已觉得这份工作的时间不是很长了,各种情绪参杂在一起,难以言表。
2014年劳动节,同渡的小钟带她男朋友回垸内老家定婚,在渡船上,小俩口开开心心谈论着操办婚事的一些锁碎事情。
2014年6月,大桥通车临近,我再次来到渡口,望着离去的渡轮,感觉这渡口就象一位老者,述说几十年来渡来渡出的轮渡经历。据渡口工作人员讲,轮渡停摆后渡船将由公司调往别的汽车轮渡,工作人员则分流或者作其他安置。
2015-03-11 15:42
2
0
540
2013年3月30日,湖南益阳资阳区贺家桥社区。
今年87岁的莫爹爹老俩口和往常一样,对来这个老屋拍照的陌生人搭起话来。
问到这个房子有多少年的时候,他婆婆子主动搭起话来,她说:“她6岁就住进来了,今年都75岁了!”
莫爹爹又接过话说:“只少一百年出头!原来这里住的是一大户人家,至于大户人家有好多家产,说不清楚;只晓得他姨太太都有七八个。这个房子的木料是从资江上游安化山区放木排下来的,大多是杉木。”
“解放后,这栋老屋被政府没收充公,如今属于房管局的了。”莫爹休息片刻又这么说。
现在老屋被四周的高楼大厦所包围,成了现代的城市天井。并且老屋年代久远,有些地方无法修好。莫爹爹朌望政府早点再分给他一间廉租房。
2015-03-10 08:49
2
1
438